修罗忧乐

淡圈养老,随缘更新,接受约稿

被指出画得不好的地方会非常高兴

【all叶/韩叶】我穿越去了hp但是没有哈利只有叶修 3

-------------

即使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,叶修还是被热闹又神奇的对角巷店铺吸引得目不暇接。

耀眼的阳光投射在最近一家商店门外的一摞锅上。锅的上方悬挂着一块牌:“铜制—— 黄铜制—— 锡镀制—— 银制大锅,型号齐全,自动搅拌—— 可折叠”。①

叶修一路走一路张望,每隔一段路就会停下来阅读店门上的招牌,当然,还有墙边各种各样彩色的广告纸。“他们真的会动……”叶修惊叹道。正值霍格沃茨开学季,好多店铺就迫不及待的摆出了新生专卖用品。奇形怪状、种类丰富的商品琳琅满目,远超叶修能从小说和电影里了解到的全部。

“自动清洗的魔法睡衣——免去你外出的烦恼”,“微缩星象仪”,“妙妙脆饼干,让你的头发变成鲜红色”。

长袍、魔法器械和一些稀奇古怪的银器应有尽有。还有的橱窗里摆满了一篓篓蝙蝠脾脏和鳗鱼眼珠,堆满了符咒书、羽毛笔、一卷卷羊皮纸、药瓶、月球仪……②

这里是对角巷,一个专卖巫师用品的地方。

“对不起,我们这里不收麻瓜的……嗯?纸币?”

一道声音吸引了叶修的注意,他寻声望去。那是一家长袍专卖店,一个少年被店老板打开门请了出去,他果然一身标准的麻瓜打扮,而且长着一对叶修非常熟悉的大浓眉毛。老板看上去非常恼火(而且似乎有些畏缩),但还是在竭力微笑。叶修看到他非常明显的弹了弹自己光滑的长袍

“对不起,我忘了这回事。”少年一脸坦然,他向老板询问“请问哪里能换到你们……魔法师的金币?”

“——巫师的金币。你怎么不去古灵阁碰碰运气呢,说不定会有人赏你一点。”老板脸上的笑要挂不住了,他用手把店门撑的开开的“你挡着我客人的道了。”他看到了不远处的叶修,堆起恶心的笑容向他招呼道“不进来看看吗孩子——”

“不了,我也要去古灵阁。”叶修勾起嘴角,明晃晃的嘲弄表情。韩文清一时说不出是他身后这个老板更欠揍一点,还是眼前这个奶白色的娃娃更欠揍一点。

“要一起去吗?”小男孩向韩文清发出邀请。

“好啊。”韩文清丢下店老板,大步走到他身边,跟他一起并肩走在街上。“你知道古灵阁怎么走吗?”

“前边最高的那栋就是。”叶修指向路尽头那栋建筑。

“你怎么自己一个人?”韩文清对男孩很有好感,又觉得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出来实在是太不安全了。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。韩文清难免站在一个成年人的角度问他。“你父母呢?没人陪着?”

“他们出国了。”叶修越来越肯定眼前人的身份,“我自己一个人来的。”

“这儿很危险,一会你跟紧我。”韩文清拉着叶修的手避开人群往前走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叶修。”

韩文清猛地停下来,转头看他。男孩可爱的脸上,左眼写着天真,右眼写着无辜。一脸“哎呀你为什么要停下来啊”的藏不住戏谑的做作表情。韩文清紧紧的盯着他,又觉得是自己错觉。男孩只是很普通的笑着,他拿不定主意。

“……你是叶修?”

“对啊。你叫什么啊?”

“……你不认得我?”

“我们认识吗?我觉得我要是认识你,肯定会记得的,你眉毛那么有特色。”

韩文清换上了中文,“我是韩文清。”

叶修仍然是那个表情。“我什么?”

“我是韩文清。”

“你说慢点,我中文不是很好,你是韩什么?”

“韩文清!”韩文清生气的回道。

叶修眨眨眼。“听上去不错。韩晚清?”

韩文清放弃了对名字的纠缠,他死死的盯着叶修的眼睛,“叶修,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”

“我坐车……”

“我没问这个,”韩文清抓着叶修的肩膀,压低声音问他,“我问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,穿越吗?”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他声音都有点抖。

叶修也很认真的看着他,“那是什么?”

健壮的男孩紧盯着那双无辜的眼睛,似乎想要寻找熟悉的笑意。可惜,没有任何变化。过了一会儿,韩文清失落的说:“没什么。”他重新牵起了叶修的手往前面走。

男孩缩了一下,却没挣开他的手。韩文清感受到了他的瑟缩,自己应该吓到他了。他苦中作乐地想,一切或许没那么糟,至少这个世界还有“叶修”存在。

他敢肯定,这就是叶修。他也许失忆了,也许是另一个土生土长的会魔法的叶修(后者可能性很大)。可有什么关系,他就是叶修。

穿越到了一个有叶修的hp世界,这算不上什么坏事。

“我们到了。”他们来到一幢高高耸立在周围店铺之上的雪白楼房前,亮闪闪的青铜大门旁,站着两个穿一身猩红镶金制服的妖精。他们长得又丑又矮,手和脚都特别长,黑黝黝的眼睛里透着聪明。他们进门时,那妖精向他们鞠躬行礼。

第二道大门出现在两人眼前,银色的大门上镌刻着警告窃贼的文字。

两个妖精向他们鞠躬,把他们引进一间高大的大理石厅堂。大约有百十来个妖精坐在一排长柜台后边的高凳上,有的用铜天平称钱币,有的用目镜检验宝石,一边往大账本上草草地登记。厅里有数不清的门,分别通往不同的地方,许多妖精指引来人出入这些门。③

“我们去那里。”韩文清一眼看到“麻瓜货币兑换处”的招牌,拉着叶修的手走了过去。这个柜台相比其他地方要冷清许多,韩文清对着桌后面低头结算着什么的妖精说:“我要兑换巫师的货币。”

“我们只收英镑和美元。汇率看这里。”年老的妖精熟练地用带宝石的手指指了指桌前的铜牌。要不是它特意指出,两人还真没注意。

韩文清几乎将自己所有的英镑都换成了金加隆,只留一点点在身上。妖精接过钱币,仔细地数着,确定数目后,小心的将它们收进一个小抽屉里。然后从另一个抽屉里数出对应数目的金币和银条,不舍的将它们推给韩文清。

韩文清收着自己的钱,奇怪的问叶修,“你不换吗?”

“我不用换。”叶修遥指厅内最大最长的那张柜桌,“要去那里取。”

韩文清这才想起叶修是生长于这个世界的,应该有着自己的金库。他对叶修说我去门口等你便转身要走。

“你不跟我一起去吗。”身后的声音留住了他

“这不合适。”韩文清转过身严肃地批评叶修,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照顾好他,他的宿敌现在还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。“你去银行取钱的时候,必须要有大人跟着。小心警惕陌生人,他们可能抢走你的……不行,我还是要和你一起去。”

叶修跟在韩文清后面去柜台后排队,心里止不住的得意。他想,要是让老韩知道我在耍他肯定会发大火的。

“韩文清。”

“嗯?你还是叫我老韩吧。”显然没有意识到叶修的不对劲,韩文清更没意识到自己的年龄,脱口而出。

叶修也没指出奇怪的地方,从善如流地称呼:“老韩,你是今年霍格沃茨的一年级生吗?”

“是。”

与此同时,轮到他们两人了,叶修将金钥匙交给妖精检查,随后他们被另外一只妖精带领着穿过一扇小门,去往地下通道。

“我也是。不过你怎么没有老师陪着?我以为麻瓜学生都会有一名老师陪着买东西的。”

韩文清明显不快的扁着嘴,快走两步。“他大概是出了点事,不能来了。”

“请上车来。”妖精将两人带到了底下石道的小铁路上,一辆小推车停在上面。燃烧的火把将通道照得通明。在三人都爬上车后,小推车就自己发动了,飞一般的前进、 左突、右闪。在咔嗒咔哒的声音里,推车疯狂的掠过一扇扇紧闭的大门,他们甚至穿过一个巨大的地下湖,直到进了地底很深的地方才停下来。

这样的经历真让人绝望……两个有些头晕作呕的穿越者心里同时冒出这样一句话,幸好,时间并不长。“到了。”真是天籁之音。车停了下来。

他们下车的地方附近只有一扇大门,上面有一只大大的蝙蝠银像,张开翅膀似是要择人而噬,它两只眼睛的地方各镶嵌着一枚精致的红宝石,乍一眼看上去跟真的一样。

领路的妖精将钥匙插进了锁孔里。它转头对叶修说:“请吧先生。”

叶修颤颤巍巍地下了车,上去推了推门,大门纹丝不动。他盯着蝙蝠的眼睛,蝙蝠银像的眼睛也在看着他。

“给我你的血。”

叶修眨眨眼,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了。他似乎“听到”蝙蝠在说话,又好像没有。他对韩文清说,“老韩,你有听到什么吗?”

“没有。”韩文清也试着推了一下门,他向妖精发问。“门怎么不开?”

妖精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,看向韩文清的眼神里却并没有敬意。“先生,这座金库有着特殊的机关,只有那个家族的人才知道它真正的开启方法。”

韩文清感受到了来自妖精的蔑视,皱了皱眉:“什么意思?”

叶修拉住韩文清:“没事,我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了。有小刀吗?”他后一句是问妖精的。

妖精从身上取出一把精致的小刀,刀鞘上有着妖精才能雕刻出的花纹,“只是借用,要还的。”妖精将刀递给叶修时这么强调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韩文清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叶修拔出小刀,在自己露出的左臂上划了一个小口子,堪堪流出点血,就吓得韩文清把刀夺了过来,“你在干什么?”他几乎吼了出来。

 “别紧张,就一点点。”叶修将白玉似的手臂上的一点殷红细细抹在蝙蝠银像的牙齿上。“这座大门要打开怕是要出点血。。”

看叶修这个动作,韩文清也猜到他是事出有因。他很不满。“用血开门,给人感觉真不好。”像是某种邪恶的献祭仪式。

“我也这么觉得。开了。”叶修安抚性地顺应了韩文清的话。抹完血珠后,银像就将血迹吸收了,不等两人推门,蝙蝠银像就将自己的双翅一收,身后大门自己向两人敞开。

一瞬间,金色的光芒从石室内传来。金库的面积有一间教室那么大,各种架子上摆满了金器与珠宝,还有很多一看就很不祥的黑魔法物品。叶修进去逛了一圈,没碰他自己也觉得很危险的一堆物品,只是简简单单用背包装了一堆金币就走了出来——顺带一提,整间屋子没有哪怕一根银条。

“怎么不多拿点。”韩文清问,他觉得叶修的背包还可以多装点。这个金库终于打消了他对于叶修是否是土著的怀疑,同时,他下意识的觉得叶修可以对自己更好点。

“够用了。再多拿不动了。我们赶紧去买东西吧。”叶修拍拍背包,“这么多够我们买好多了。”

“我用自己的就可以了,你倒是小心点,提高警惕!”韩文清又开始担心起来了,回地面的路上除了乘小车让他闭了嘴,其他时间持续教育着眼前的小不点儿,“下一次不准带陌生人陪你来银行取钱。钱是不能外露的,你不能让人知道你很有钱,这会给你带来麻烦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知道了。”叶修抱怨。“老韩你好像老妈子。”

叶修这句抱怨,让韩文清彷佛看到了原来世界的他。他又想,叶修哪需要他提醒,他才不会让自己吃亏呢,别人不被他祸害就算幸运了。

叶修疑惑韩文清后来为什么不说话了。两人一路沉默的出了古灵阁的大门。突然变清新的空气让两个少年都放松了不少。

经叶修提议,两人先是去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定制了两人未来所需的校服。韩文清的身高远超一般的11岁孩子,矮矮胖胖的摩金夫人不得不给他准备了几乎是三年级学生的校服,临走前还拍了拍韩文清健硕的胳臂。“你发育得真早,以后一定会是个非常高大的帅小伙。”帅值得怀疑,高大是肯定的。叶修回忆着成年版老韩的模样这么想。

出了长袍店,叶修建议他们先把轻便的东西买完,最后才去买书。韩文清没有异议。他完全跟着叶修走,叶修买什么,他就看着拿一样的。他对叶修持家的能力相当有自信。叶修几乎不会买无用的东西,他挑中的永远是性价比最高的,就是有时审美实在是差了点。

过了一会,叶修拉着韩文清走进了一家非常偏僻的店铺,它的橱窗被黑色的油污遮挡住,从屋外完全看不出这是一家商铺。进店后的体验也很糟,到处是蜘蛛网,韩文清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血腥味——这家店铺里的东西或多或少都沾着点黑色的血迹。

“欢迎光临。”店老板是一个头发花白的瘦女巫,声音却意外的优雅。“你们要点什么。特洛伊魔法精品店只出售最好的,当然,它们也会有最值得它们品质的价格”

“我想要买被固化了无痕扩展咒的箱子,有魔法部封条的,两个。”叶修拉着真·什么都不懂的韩文清走到了女巫面前。幸好韩文清不看原著,叶修想,他绝对不会允许我来翻倒巷的。

“我们店不卖这种东西,亲爱的。”

叶修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子放在桌面上。“我打听过了,你们店里的东西是最好的。我不还价。”

女巫跟他眨了眨眼睛,随后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。“那是当然。请稍等。”

韩文清看着这气氛怎么看怎么不对的店铺,终于还是问出声,“叶修,你在买什么?”

这时候两人手里各抱着一堆打包好了的鹅毛笔和羊皮纸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叶修说会用到的生活杂物。

“我在买箱子,来装这些东西的。放心,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邪恶的东西。”叶修一眼就看穿韩文清在想什么。他跟着韩文清的目光也在四处打量。“咦,这里竟然还有只小猫。”叶修意外的走到一个货架旁。那里有个普通的铁笼子,里面关着一只黑色的小猫。

叶修冲着小猫喵喵叫,逗它玩。小猫盯着他一动不动看了好一会才轻轻的摆了一下尾巴,“喵”的叫了一声。

“它真好玩。”叶修几乎用气音说。

韩文清完全看不出它好玩在哪里。

这只黑猫有着一双非常大的金黄色猫瞳,一身黑色毛发光滑油亮。叶修对它爱不释手。在老板取来箱子后,叶修又买下了它,并取名为“一叶之秋”。

“这是亚洲的黑猫,传说中黑猫是一种魔力很强的生物,它们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。亚洲人总是相信它们能够辟邪。”老板这么介绍,但韩文清相信她这么说只是为了将一叶之秋卖一个好价钱。

“我觉得它跟我很有缘。”叶修这么跟韩文清讲。“在发现它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它会是我的。”

看在它的毛色和名字上,我也觉得它跟你很有缘。韩文清几乎压不住吐槽的欲望。

叶修买来的箱子非常管用。它看上去不大,实际里面有着非常大的空间。在将之前买的杂物丢进去后,两人都轻松了很多。

接着,两人跟着叶修计划的购物攻略继续去买剩下的东西。

他们来到了一家药材专卖店,那里散发出一股臭鸡蛋和烂卷心菜叶的刺鼻气味。药店里人不多,却非常拥挤。地上摆放着一桶桶黏糊糊的东西,顺墙摆着一罐罐药草、干草根和颜色鲜亮的各种粉末,天花板上挂着成捆的羽毛、成串的尖牙和毛爹爹的爪子。④

叶修帮韩文清买了一份标准剂量的各种药粉,自己却买了多出一倍剂量的药材,种类也更丰富。据叶修说,他想在这个暑假里就开始学习魔药制作,他对这个非常感兴趣。

随后,他们各挑了一只质量很好的坩埚和黄铜天平。又去一家天文用品店里买了两只可折叠的黄铜望远镜。叶修本来挑了一个又丑又旧的小望远镜,它是店铺里最便宜的处理货。被韩文清扔了回去,给叶修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。

“我不想去上天文课。”

“你不能在学期还没开始前就放弃一门课程。”

“好吧,我们接下来要买什么?”叶修放弃与韩文清争辩这个问题,一手抱着一叶之秋的笼子——老板小气地给他换了个小的——一手提着自己的小箱子。“你需要宠物吗?”他看到了离他们最近的咿啦猫头鹰商店。

“不了。”韩文清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将猫头鹰作为自己的宠物,蟾蜍就更不能接受了。这样一比较,乖巧的呆在叶修怀里的一叶之秋简直可爱得不行。可他并不想养猫。

“我觉得老韩你适合养一只火龙。”

“闭嘴。”

“好吧好吧。我们接下来该去买魔杖了。”

奥利凡德魔杖店是对角巷唯一一家魔杖店,它看起来又小又破,门上的金字招牌已经剥落,上边写着:奥利凡德: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。尘封的橱窗里,褪色的紫色软垫上孤零零地摆着一根魔杖。   

他们进店时,店堂后边的什么地方传来了阵阵叮叮当当的铃声。店堂很小,除了一张长椅,别的什么也没有。几千个狭长的纸盒几乎码到天花板上。⑤

“打搅了,奥利凡德先生,请问您在吗?”这里的环境太肃静,叶修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询问,似是怕惊动了什么古老的存在。

“中午好,亲爱的。”一个老头从魔杖架子后面走出,他就是这儿的主人,魔杖制作大师奥利凡德先生。他有着一双亮银色的眼睛。“我想你们还没吃午饭吧?” 

“还没。”韩文清回答,他这才感觉到肚子有些饥饿了。

“我们买完魔杖就去吃,先生。”

“好好好,看来我不能让孩子们饿肚子太久了。谁先来,你吧,强壮的小伙子,中国人是吧。别动。”奥利凡德从衣袋里掏出一长条印有银色刻度的卷尺。“你用哪只胳膊使魔杖?”   

“右手。”不习惯被摆布的韩文清局促地举起自己右手。    

“好, 胳膊再抬起来点。”奥利凡德绕着韩文清测量尺寸,先从肩头到指尖,之后,从腕到肘,肩到地板,膝到腋下,最后量头围,甚至还有鼻孔间的距离。他一边量,一 边说:“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具有超强的魔法物质,这也就是它的精髓所在。我们用的是独角兽毛、凤凰尾羽和龙的神经。每一根奥利凡德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, 因为没有两只完全相同的独角兽、龙或凤凰。当然,你如果用了本应属于其他巫师的魔杖,就绝不会有这样好的效果了。”他突然用非常大的声音说:“记住,是魔杖在选择巫师!”吓了两人一跳。 ⑥

“好了,让我来看看……”奥利凡德先生收起他的卷尺,急匆匆的窜到货架后面。叶修听到了一连串非常大的动静,他稍微有点点担心。

“这个!就是它啦!”奥利凡德先生又匆匆跑回来,他手里抱着好几个盒子。来到韩文清面前,却又将那些盒子丢往一边,径直塞了一根魔杖进韩文清手里。“试试它。龙的神经,橡木,十英寸长,它很坚硬,力量非常强。对你来说非常适合。挥挥看。”

韩文清忍下对着荒谬的一切发火的念头,僵硬地挥舞着手中的木棍,杖尖猛地冒出一团花火,他马上把魔杖指向远离叶修地方,看上去随时会把它丢出去。

“漂亮!但还不够,这不是你的全力,你还可以更强大一点。”奥利凡德又冲进了他的魔杖堆里,他比上一次还激动。

“试试这根。龙的脊椎神经,红杉木,十一英寸半。它绝对适合你!”

一瞬间,他感觉有点奇妙。仿佛自己的手有了轨迹,顺着轨迹,他挥动了手中的魔杖,当然,远离叶修。一个红色的火花突然就在空中爆炸,震动使不少盒子摔落了下来。

“抱歉。”

“不用道歉。孩子,就是这根了。它很适合你,不,是你很适合它。它是一根特别挑人的魔杖。”奥利凡德先生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,像是完成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韩文清。”

“不错的异邦名字。请好好使用这根魔杖。它的杖芯来自一条臭名昭著的黑龙,耐萨里奥。我用了它的脊椎神经作杖芯。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,它的力量太强了,很少有人能控制它。”奥利凡德那双亮得吓人的眼睛让韩文清非常不舒服,“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名非常强大的巫师的。但要小心,过强的力量不是什么好事,它会让优秀的巫师迷失自己,最后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。”

“谢谢你,我会注意的。”韩文清生硬的回道。

“如果可以,能给我的同伴挑一个魔杖吗?我们都很饿了。”

“噢当然,”奥利凡德将目光转移到叶修身上,突然尖叫了起来。


------------

①~⑥来自hp原文,有改动

箱子的脑洞有参考来源。你们可以当作是《神奇动物在哪里》里主角用的那个箱子的超简易版,大约只能放杂物,进不去人。

一叶之秋式冷漠.jpg

扮小孩开心吗主人?



评论(17)

热度(113)